张国辉 官方网站

http://zhangguohui.zxart.cn/

  • “挺悍的”——张国辉山水

      国辉兄的画作很久未见,大约有一年的时间。近日青海的石力兄来京,一同在国辉兄的寓所看其新作,不禁唏嘘半天,很是慨叹!当时已很吃惊,想不到今天更是吃惊,特别是上次未曾看到的发在这里前面的两张横幅和竖幅的“百丈素崖裂”,精彩!  国辉兄的山水画的越来越复杂了,已经不像是一个书法家出身的人的画了,更像一个专业的山水画家的画。我想这样的要求是对的。很多书法家画画以后,把山水理解的很简单,就是笔墨而已。这样的理解没有错,最后一定会回到笔墨。但是在画的过程中,你会发现不是一个优秀的书法家就可以成为一个好的...详细>>

  • 通州人的幸福生活之张国辉

      去程风子家之前,陈震生就跟张国辉说他正在开夜总会,中午才有时间。我纳闷,这厮什么时候开启了夜总会?后来才弄明白,是开业主会,而且他是业主会的头。他和物业公司一条一条细掰,硬是把小区的物业费从每平米一块六降到了八毛,因此没有不当业主会头的道理。  张国辉是在采访程风子快结束时开车赶过来的,业主会刚开完。我们一起吃的午饭,风子因行动不便没有随行。  我和张国辉的第一面是在《中国书画》,当时我正在编《美术文摘》,收费的四封还没有确定下来。陈震生给张国辉打了个电话,张国辉很爽快地答应了做四封,总算是...详细>>

  • 闲说张闲

    透过现象看本质  早就知道北京通州有个张国辉,早就知道,张国辉出生在东北,虽然他祖籍在河北,但也算是半个老乡,北京这个地方,朋友们大多来自天南海北,五湖四海的乡音一出口,总会无端地从内心里生发讯多亲切感。几次朋友聚会见到张国辉,都是一点头一微笑之多几句待客的寒暄,好像之前的了解反倒成了交流的障碍,完全没了东北人的爽朗,大气。后来才逐渐发现,原来张国辉竟也与我一样是个有些“矜持”的人,与不太熟悉的人交谈时,面带着温文尔雅的笑容,语气含蓄而生动,毫不吝惜地将眼睛眯成一条缝。张国辉出生在东北的东...详细>>

  • 以生为熟 以巧为拙——张国辉对联漫品

    列宁在《哲学笔记》中曾引用黑格尔“那种使自己回复到最单纯深处的东西,是最强有力和最优越的”话。当然,这是个至为深刻的哲学命题,“最单纯深处的东西”,我想应是一种“真率”性情的自然流露,用书法这种言说方式来抒发性情之真率,从古至今可谓代不乏人,我不敢说张国辉的书法在总体上呈现出一种“真率”,但至少从八届中青展获奖对联“万壑泉声松外去,数行秋色雁边来”中,可以窥其此做所达到的“真率”境界。  笔墨之真——当我们把视觉集中于作品的用笔层面,破笔散锋,不事收束立刻映入眼帘,如果斤斤于用笔的既定规则...详细>>

  • 意厚神足 化境独彰

    目前与国辉兄晤谈,知近日他在网上看到十余年前的旧作被人拍卖,言其早期之作一无墨法,二无章法,恶不忍睹,并随即与网上发一消息,凡此前所卖所赠之字,如寄来原作,均可与近日精品互换。言讫,想吴冠中先生在当年烧画一事,动辄每张数十万、百万,且上百幅画均付之一炬,所烧的是先生弃之,又不甚满意之作,令观者无不动容。凡此之举,那些伪艺术家是断然做不到的,他们或被利益驱动,听说字画能卖钱,加上一些愚昧的收藏者只以职务为重,不管艺术品位高下,即便离休了,不是在家安度晚年,把原本的业余爱好,拿来往“钱”途。...详细>>